镜中半生

【双关周】双生(2)双关为同一人的分裂人格设置

梅子玉:

(2)


关宏峰问:“你是谁?”


黑暗中,周巡屏住呼吸。


周巡的笔试成绩不算突出,但他的现场勘验成绩向来很好,他不喜欢死记硬背,但是却心思缜密聪明机敏,就像此时,他几乎是本能地察觉,面前的人不是关宏峰。


他没有冒失地答“我是周巡,关队你怎么不认识我了”,却反问:“你是谁?”


对面的人沉默着,眼睛在黑暗里闪着光,仿佛一只猛兽,在考虑是发起袭击还是放弃捕猎。


“我当然是关宏峰,”他终于开口,“刚才头疼病发作,一时昏了头。”他四下看看:“这是……停电了?”


周巡跟着他慢慢站起身,两个人面对面站着,浑身紧绷,高度戒备。“这里经常停电吗?”周巡问,对面的人说:“只是偶尔。”


话音未落,灯又发出呲呲啦啦的声音,突然之间,灯火通明。


两个人都下意识地眯起眼睛,脸色都被灯光映得苍白,他们中间的地板上掉落着那个文件夹,可是没有人去碰它。


周巡迅速打量眼前的人和四周的房间,这个人当然是关宏峰,就算是双胞胎兄弟也不可能在那么短时间那么黑的情况下调包,何况,这个小房间根本藏不了人。


可是,这个人真的不像关宏峰。


说不清哪里不像,又好像哪里都不像,站立的姿势,看人的眼神,甚至周身散发出的气场,几乎完全不同。


“周巡?”“关宏峰”突然叫出他的名字,但是周巡敏感地发觉了他不确定的语气,就仿佛——他是第一次真正见到他。


“我是周巡,”他说,“关队在哪儿?”


“关宏峰”眨了一下眼睛,周巡本能地感到危险,他后退一步,暗中握紧拳头。


“你小子昏了头了吧,”“关宏峰”有意笑着说,“我不就在这儿。”


“是吗?”周巡看了一眼地上的文件夹,“那你告诉我文件夹里是什么。”


“关宏峰”凝固了笑容,周巡却笑了:“顺便说,关队从来不会这样笑。”


“关宏峰”变了脸色,周巡步步后退,盯着他说:“你的问题,支队知道吗?我觉得你有必要把你的精神状态报告上级。”


“关宏峰”阴沉着脸,周巡退到门口,手在背后握上门把手。


“再见,关老师。”他说,猛地转身开门。与此同时,一个沉甸甸的东西带着风声朝他后心袭来,他敏捷地闪在一边,一只烟灰缸砰的一声砸在门上。


再开门已经来不及,“关宏峰”扑了上来。周巡的散打成绩横扫警校没有对手,可是“关宏峰”在气力上压他一头,而且,仅仅几个回合周巡就察觉到自己的弱点——“关宏峰”有实战经验而他没有。


一个疏忽,他被“关宏峰”摔倒在地板上,摔的他嗓子眼腥甜,耳朵嗡嗡作响。他刚要爬起来,就听见哗啦哗啦的金属声,“关宏峰”掏出手铐扭过他的胳膊把他的双手铐在身后。


他背靠着沙发坐在地板上,呼哧呼哧地喘粗气,“关宏峰”居高临下地站在他面前,扶起一把四脚朝天的椅子往他面前一坐,用手背蹭了蹭嘴角的血迹,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骂道:“小兔崽子,拳头挺硬,怪不得关宏峰看上你了。”


周巡从下往上看着他,哑着嗓子问:“你到底是谁?”


“关宏峰”扭了扭脖子,骨节发出卡吧卡吧的声音,他咧嘴一笑说:“关宏宇。”


周巡上下审视他,问:“白天里的关队是你假扮的?”关宏宇不答,戏谑地反问:“你觉得呢?”周巡鄙夷地撇嘴说:“不可能,就你这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样儿也学不像。”


关宏宇气得拍了他的头一巴掌:“你他妈说谁呢!”周巡甩了甩头发说:“大哥,悠着点,我的发型乱了。”


关宏宇气乐了:“真他妈死要漂亮,这时候还惦记发型。”他歪着头打量周巡:“不过,你小子长得确实不错,比照片上好看多了,怪不得关宏峰一见你就惦记上了。”


周巡的心猛跳了两下,尽量不动声色问:“关队……以前见过我?”关宏宇翘起二郎腿说:“他去你们警校挑人,正碰上你参加散打比赛决赛,他回来就内定了你。”


周巡低下头,平稳了一下气息,才又抬起头问:“你打算干什么?总不会要杀了我。”


关宏宇打了个哈欠说:“你想什么呢,我没事给自己找那么大麻烦干什么。”他站起身说:“我去找根绳子把你捆结实点儿,今晚你就睡这儿吧,明天等他回来处理,我是不想费这个脑子。”


他转身,却听周巡在身后平静地问:“双重人格?”


他的脚步僵住,慢慢回过身,周巡盯着他一笑:“我的犯罪心理学学得不好,不过这一点倒还记得。你是关队的另一重人格对吗?我猜停电是个诱因,也许……关老师怕黑?”


关宏宇面色阴冷,慢慢走近,在他面前蹲下来,掐住他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


“看来,我是要考虑考虑灭口的事了。”他说。


周巡咧嘴一笑:“别傻了,关老师不会同意的。”关宏宇若有所思地点头:“那我就不让他知道。”


周巡也点头:“每一重人格都不会记得别的人格主宰身体时做的事,可是你怎么会知道关队找我的事?”


关宏宇说:“我们会随时把做的重要的事记下来,换班的时候都会看一看记事本。”他朝着周巡一笑:“我只要不把杀你的事写下来就好。”


周巡翻了个白眼:“你别忘了关队是干嘛的,他要是发现不了还怎么当这个刑侦队长?”


他咂咂嘴:“可是如果别人发现他有双重人格,他这队长的位置也就保不住了,别说队长,恐怕连普通刑警也做不了。”


关宏宇说:“是啊,所以,还是杀了你是上策。我想他就算舍不得也不得不同意。”


周巡叹了口气:“不是我看不起你,你这重人格比关老师也差太多了吧?”关宏宇刚一瞪眼,周巡马上接着说:“你不觉得你们需要一个帮手吗,在你们出纰漏的时候随时给你们打掩护。”


他朝关宏宇挤了挤眼:“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出卖你们。”


关宏宇打量他,然后捏着他半边脸扯来扯去:“你的嘴够严实吗?”周巡皱起脸叫:“哎哟哟疼呢!”等关宏宇放开手,他眯着一只眼看着关宏宇说:“严得很,不然,你试试?”


关宏宇挑眉,凑过来脸对着脸问:“怎么试?”周巡也不躲,笑嘻嘻地说:“你想怎么试?”


关宏宇盯着他,半晌,向后拉开距离笑了一声。“小兔崽子,”他骂,“毛还没长齐呢就他妈跟我逗。”但是声音里却带着笑。


他站起身说:“今晚就放过你,有什么事你明天跟他谈。”周巡扭了扭身体说:“哥,给打开铐子呗,这铐一夜我的胳膊就废了。”


关宏宇说:“你将就将就吧,万一你跑了把我们的事说出去,我灭口也来不及了。”周巡还想说什么,他的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关宏宇皱紧眉头,周巡低下头看看自己装手机的口袋,抬头看着关宏宇一笑:“关队让我把资料送给刘队,估计是刘队的电话,你看我接还是不接?”


关宏宇蹲下来抽出周巡的手机,接通之前他压低声音威胁说:“别乱说话,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周巡说:“放心,我又不傻。”


关宏宇这才接通了放在他耳边,周巡喂了一声,那边急急地说:“周巡吗,我是小张,刚接到报案,xx小区垃圾桶发现碎尸,刘队叫全体出动,你也赶快来。”


电话随即断了,周巡和关宏宇面面相觑。


终于,周巡打破了沉默。


“如果你不放心我,就装成关队的样子跟我一起去呗。”他说。

评论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