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中半生

峰宇同路

【整理】诗词中的“武侯”与“武穆”(三)

拟古:

今天更新少,所以文末附上小彩蛋,请自备避雷针~


⊙未将汉室酬玄德,又把金人耻靖康。(龚懋贤)


这也能吃到玄亮糖.jpg


(皇叔:我再不露脸,军师就从武侯祠搬到神马三忠庙了。。。) 


⊙功高主意疑韩信,运厄天心忌孔明。(张元凯)


这句本来属于只有只言片语提及丞相应该pass的一类,但还是忍不住比较一下两人对于命运、天意的态度。


先看丞相的《后出师表》:



凡事如是, 难可逆见。 臣鞠躬尽瘁, 死而后已。 至于成败利钝, 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




再看岳飞入狱前的言行:



前一夕,有以桧谋语先臣,使自辨。先臣曰:“使天有目,必不使忠臣陷不义。万一不幸,亦何所逃。”明日使者至,笑曰:“皇天后土,可表飞心耳!”




换一个人受任于败军之际,可能便安安稳稳守着蜀地坐吃等死;换一个人面对十年之功毁于一旦的结局,也便自此心灰意冷了——总之,不会再任用幕僚高颖筹措“连结河朔”,不会再趁着金人南下上书建议反攻,更不会坚定地反对秦桧张俊放弃海州的举动吧。


所谓“人有至乐,虽天不夺”,天命未知如何,能做的,不过是各尽其志而已。


⊙妙略雄姿飞将台,当年不减武侯才。(冯时可)


⊙幕画葛并留,将兵信兼羽。(谢延讃)


岳飞:又和本命爱豆齐名了(喜大普奔)


第二句解释一下,“葛”是诸葛亮,“留”是留侯张良,“信”是韩信,“羽”是关羽。(也有同好说是项羽,但我觉得留侯与韩信对应,葛亮就该与关羽对应吧,不知道其他同学怎么想。。。。。。)


其实还有一句诗,一时找不到出处了,“武略接近关夫子,文学远绍孔圣人”,围观群众一致表示迷弟滤镜两米厚(X)


⊙稽谥法,南阳同志,汾阳同烈。(卓人月)


这是说岳飞与诸葛亮、郭子仪的谥号都是忠武。“忠武”一般被视为武臣的最高谥号。


与诸葛亮、郭子仪不同,岳飞这个“忠武”谥号,可为一波三折来之不易。宋廷最初为岳飞定谥为“忠愍”,“危身奉上曰忠,使民悲伤曰愍”。但“使民悲伤”未免让悲剧的罪魁祸首宋高宗面子上挂不住,因而淳熙五年,岳飞的谥号定为“武穆”,“折卫御侮为武,布德执义曰穆”。虽然“武穆”用以描述岳飞也十分恰切,但从谥法高低看,“武穆”低于“忠愍”,更不如宋廷给韩世忠的谥号“忠武”。直到宝庆元年,岳飞方被赐谥为“忠武”。


《赐谥告词》将岳飞与前代的“忠武”诸葛亮、郭子仪相比:



昔孔明之志兴汉室,若子仪之光复唐都,虽计效以或殊,在秉心而弗异。垂之典册,何嫌古今之同符;赖及子孙,将与山河而并久。英灵如在,茂渥其承。




“忠武”之谥,岳飞当之无愧。但大众称呼岳飞,还是“岳武穆”多一些,甚至“武穆”不用带姓,便可指岳飞本人(其实与岳飞同时代的武将刘锜,谥号也是武穆=。=)。可能谥号哪个高哪个低,老百姓也不愿意多管,觉得武穆好听又合适,就这么叫开了。


下面是彩蛋时间,《假如诸葛亮穿越到南宋初》


前方高能,非战斗人员请迅速闪避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七五



一日,宰执奏事,诸葛亮言:“荆襄上流,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两淮,西通川陕。我若得之,则进可以蹙贼,退可以保境。今陷于寇,所当先取。”上曰:“今便可议,何人能当?”曰:“知上流利害,无如飞者。考其所有,良臣、晋卿诸人不如也。其人,相州上士也。”




岳飞《与诸葛丞相书》



报国恩以酬知己,飞之愿也。




《金史·仆散浑坦传》



天眷二年,与宋岳飞相拒。浑坦领六十骑,深入觇伺,至鄢陵,败宋护粮饷军百余人,俘获木牛流马若干。




罗贯中《大宋中兴演义》第x回“诸葛亮骂死秦桧”



桧曰:“相公既知天命、识时务,何故兴无名之兵?”孔明曰:“解万民于倒悬,雪靖康之深耻,何谓无名?”桧曰:“岂不闻古人曰:‘德无常师,主善为师。’今金国人如虎,马如龙,上山如猿,入水如獭,其势如泰山,吾道宋室江山,危如累卵矣。谅腐草之萤光,怎及天心之皓月?今公蕴大才、抱大器,自欲比于管、乐,何乃空言恢复、虚耗国力耶?若如我言,南人自南,北人自北。两国修好,仍不失东南半壁。国安民乐,岂不美哉!”


孔明在案前大笑曰:“吾以为汝进士出身,必有高论,岂期出此粗鄙之语!吾有一言,诸君静听:昔日徽、钦之世,六贼酿祸,国乱岁凶,四方扰攘。以致社稷丘墟,苍生涂炭。值此国难之时,蛮荒之地尚兴勤王之师,而秦参政又有何作为?秦参政之生平,我素有所知:你世居江宁,何栗榜进士及第。理合匡君辅国,共图中兴。何期反助金虏,屈膝求和。罪恶深重,天地不容!天下之人,愿砍汝头!今幸天意不绝炎宋,官家继统东南,理当兴师讨贼,收复失地。汝既为谄谀之臣,只可潜身缩首,苟图衣食。安敢在政事堂内妄言弃祖宗基业!长脚狂徒!嚼腮贼子!汝即日将命归九泉之下,届时有何面目去见太祖太宗?你枉活四十有八,一生未立寸功,只会摇唇鼓舌,助金为虐!一条断脊之犬,还敢在政事堂狺狺狂吠,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秦桧听罢,气满胸膛,大叫一声,撞死于阶下。




【整理】诗词中的“武侯”与“武穆”(二)

拟古:

如“孔明遗像古垂今”“志同诸葛史官知”这种仅有只言片语涉及丞相的诗词这次便不予收录了~


⊙都城东面起车尘,庙貌巍然见鼎新。汉业强从三国号,宋家难赎两贤身。朝班可劝为忠事,野史能歆好义人。上下千年同室坐,有周端合配三仁。(吴宽)


题名《题三忠庙》,按题记的说法,“庙在城东,祀诸葛武侯、岳武穆王、文信公,都人周珍买地以建者。”“三忠”即指诸葛亮、岳飞、文天祥。


也有的“三忠祠”祭祀的是伍子胥、张巡、岳飞。不过武侯+武穆+文山的祭祀组合似乎更受人民群众青睐。所谓“万古纲常惟一事,两朝人物属三公”,百炼不回的信念,功败垂成的遗憾,死而后已的执着,这三个人的共同之处未免太多。


与吴宽同时代的李梦阳《三忠祠》诗云:



忆昔汉诸葛,龙起答三顾。志决竟星陨,呕血为军务。鄂国与信国,屹屹两玉柱。杀身不救国,冤愤水东注。往事勒钟鼎,新庙傍官路。惨惨冠剑并,凛凛生魂聚。翠旗晩明灭,凛凛生魂聚。怀叹各不申,翻然向烟雾、我征久奔迫,过此感伤屡。时来展肃谒,系马门前树。香台野蔹上,罗幔虫蚁蛀。烈士为吞声,清风激顽懦。




陈霆的词《念奴娇·三忠庙》。词序中说三忠庙在北京崇文门外,不知现在还有没有了。



乾坤易老,叹风尘飘荡,河山分裂。名分纲常都扫地,曾有何人提挈。身翊飞龙,气吞劲敌,赤手扶天阙。精忠照耀,一时名并日月。 须信天理人心,自来不泯,千载思遗烈。庙貌燕山崇祀典,华表三忠新揭。西北中原,东南王气,回首惊风雪。伤心行路,不堪日暮时节。




何景明《三忠庙》



三忠祠在帝城东,桧柏阴阴沙院风。朝暮冠裳频下马,春秋香火一开宫。中原涕泪江山远,异代精灵庙宇同。汉业崩摧如宋业,古今南北恨无穷。




清代,曹雪芹好友敦诚曾为北京郊外的三忠庙题诗:



三忠庙貌古祠堂,下马遥瞻肃客裳。同为中原谋帝业,仅留遗像付空王。江山西蜀余荒草,宫殿南朝冷夕阳。断碣残碑倍惆怅,芦花枫叶总悲凉。



⊙长途未泯绵绵泽,过客时披凛凛风。独有孔明祠下柏,清容流韵此相同。(刘大夏)


又是飞哥的松树和丞相的柏树。这俩人可以去阴间充当植树节公益大使了【。


不过这里的松树并不是西湖岳墓的松树,而是岳州(今湖南岳阳)的古松。相传岳飞曾在湖南一带种过很多松树,如刘温良诗“岳家手植已龙鳞”,说的就是湖南茶陵县的松树。


⊙将帅如此,孰能为匹。溯而上之,汉有孔明。绛灌之俦,未许埒名。(屠滽)


岳飞: 一不小心和爱豆相提并论了(喜大普奔)


PS 其实熟悉军事史的同好都知道,不同时代的武将很难对比分出谁高谁低。因为随着经济、社会、军事科技的发展,不同时代的将领面对的战争形势是不一样的。“绛灌之俦,未许埒名”,就不用太在意了。


⊙至今有庙祠诸葛,他日空碑葬谢安。


⊙天王自足三分国,大将空为九仞山。(夏鍭)


夏鍭《岳武穆》三组律诗,有两联提到了丞相。第一联不用解释,就是拿丞相比附岳飞说两人至今都为人民怀念而已。第二联在我看来是用刘禅和诸葛亮比附赵构和岳飞,“九仞山”典出《尚书》“为山九仞,功亏一篑”,是说君王安于现状偏安一隅,使得大将恢复中原的努力成空。


当然阿斗是不是这样渣我不太清楚,赵构的渣确定无疑。


⊙武穆精忠冠古今,云长义概孔明心。(王尚䌹)


鼓掌欢迎岳飞小盆友达成“本命和爱豆都和我齐名”成就~


毕竟身为需要真正上阵砍人头刷武力值的武将,岳飞对关二爷的崇拜,比对诸葛丞相的崇拜更深。《忠愍谥议》与《武穆谥议》记载了青年岳飞的中二追星瞬间。



公常语人曰:“使我得与诸将齿,禀命于天子,何功不立?一死乌足道哉!要当克复神州,迎还二圣,使后世史册知有与关、张齐名。”






盖公自结发从戎,有大志,雄勇絶人,每以关张自许。




关岳齐名,同尊武圣。与关张齐名的少年心愿,他大约是完成了。丞相也和他在一个屋檐下共享香火。凭这两项成就,岳飞是不是能竞争下“最幸福季汉粉”top1?


顺便多说一句,虽然世人习惯称“岳武穆”,“忠愍”和“武穆”两个谥号都不是岳飞的最终谥号。岳飞的谥号与丞相一样,是“忠武”。


⊙子胥江冷吴恩薄,诸葛营空汉祚危。(余光裕)


历代咏岳飞诗常以“黄龙”对“白雁”,“黄龙”自然是岳飞痛饮黄龙的誓言,“白雁”指“江南若破,白雁来过”,一般认为此谶语暗示宋将亡于蒙古统帅伯颜之手。


所以“黄龙”与“白雁”联用的意思是: 从高宗令岳飞班师那一刻起,你宋就离丸不远了【。


“诸葛营空汉祚危”,从诸葛辞世起,季汉的事业便危在旦夕。然而偏偏会有人追问,既然如此,为什么季汉又能撑过四十年呢?一定是诸葛亮没那么重要,一定是某人没那么无能吧~


葛贼如此,死后南宋延续了将近一百多年的岳军阀更是如此。杀了岳飞南宋反而安宁了。不杀岳飞南宋会陷入军阀混战。所以杀得好杀得妙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如此论调不绝于耳。


至于这片山河能够在风雨如晦中坚挺是谁的努力,不会有人再问。


⊙汤阴古庙柏森森,恢复当同汉相心。我昔往来荐苹藻,黄鹂碧草流哀音。(王祖嫡)


没去过汤阴岳庙,只看过基友的照片。从观感上逊于“丞相祠堂”多矣。


之所以联想到丞相,大概是因为庙前都有柏树,以及想套用杜大手的《蜀相》词句偷懒吧。

历代因为先帝丞相提到的诗词(3)

陈墨瞳💫:

(若有遗漏欢迎补充)
部分提到/或者比喻鱼水君臣的发句子,写整篇的发整篇。
〖宋朝篇〗(下)


更想隆中,卧龙千尺,高吟才罢。
《水龙吟》(用瓢泉韵戏陈仁和兼简诸葛元亮,且督和词) 作者:辛弃疾


南望斜谷口,三山如犬牙。
西观五丈原,郁屈如长蛇。
有怀诸葛公,万骑出汉巴。
吏士寂如水,萧萧闻马檛。
公才与曹丕.岂止十倍加。
【顾瞻三辅间,势若风卷沙。】
一朝长星坠,竟使蜀妇髽。
山僧岂知此,斗室老烟霞。
往事逐云散,故山依渭斜。
客来空吊古,清泪落悲笳。
《是日至下马碛憩于北山僧舍有阁曰怀贤南直斜》作者:苏轼


休望当年,溪边俱载,隆中三顾。
《水龙吟》(答沈壮可)作者:萧元之


草庐如旧,卧龙知为谁起。
《念奴娇》(长沙赵师席上作)作者:刘仙伦


武侯不可致,玄德造其庐。
《读范文正公神道碑有感佚事》作者 :陈傅良


武侯遗庙自丹青,霸业销磨但故城。
北魏中分盟血在,南阳三顾夙心明。
【君臣际会宜兴汉,吴蜀相资失借荆。】
独致瓣香思祀典,西山回首暮云生。
《次韵武侯庙》作者:汪应晦


未用胸中八阵兵,草庐高卧掩柴扃。
【当时不见刘玄德,谁识先生是将星。 】
《孔明高卧图》作者:黄庚


犹记一麾出,敢论三顾频。
《再次韵兼简李道夫》作者:韩驹


人言诸葛事功难,八阵堂堂指顾间。
【认得君臣鱼有水,个中蛇势似常山。】
《怀古四首》 作者:张都统


袁曹官渡争雌雄,荆州侨寄大耳翁。
涕流髀肉消不尽,试与元直游隆中。
隆中自有躬耕者,布衣抱膝茅檐下。
【从容一曲梁甫吟,不觉将军三枉驾。】
【室中屏人绚数语,跨荆包益成鼎峙。】
【南阳陌上龙出云,永安宫中鱼得水。】
《题分宜谢草庐行卷 》作者:陆文圭


曹刘有志混华戎,无奈吴儿两炬红。
赤壁焰烧云梦泽,夷陵光照永安宫。
人间自此鼎三足,天上无由曰再中。
【惟有葛公心未死,夜深寒月照孤忠。】
《读三国志》作者:项安世


琅琊一室云,独许老龙卧。
【英气宇宙春,君臣重三顾。 】
岁久化为墟,白曰聚狐兔。
【惟有忠臣心,风雨不可破。】
《诸葛庐》作者:郑吾民



〖元朝篇〗


銮舆三顾茅庐,汉祚难扶。
曰暮桑榆,深渡南泸。
长驱西蜀,力拒东吴。
美乎周瑜妙计,悲夫关羽云殂。
天数盈虚,造物乘除。
问汝何如,早赋归欤.。
虞集 《双调折桂令.席上偶谈蜀汉事》



〖明朝篇〗


子规啼罢客天涯,蜀道如天古所嗟。
诸葛威灵存八阵,汉朝始终在三巴。
通牛峡路连云栈,如马瞿塘走浪花。
【拟酹昔贤鱼水地,海棠开遍野人家。】
《蜀中》作者:陈恭尹


身未升腾思退步,功成应忆去时言。
【只因先主叮咛后,星落秋风五丈原。】
《三国演义》作者:罗贯中


邓禹南阳来,仗策归光武。
【孔明卧隆中,不即事先主。】
英雄各有见,何必问出处。
孙曹与更始,未可同日语。
【向非昭烈贤,三顾犹未许。】
君子当识时,守身如处女。
感怀(十四首)作者:杨基


筮仕得明君,千载同鱼水。
《见黄淮少保》(三首)作者: 应宗祥


斩蛟寒浦外,何处卧龙岑。
乱世燕齐事,高人管乐心。
隆中山故阖,汉上日偏沈。
【鱼水应奇会,蜗庐耐数寻。】
【乾坤交顾盼,雷雨动萧森。】
感激轻强弱,营综妙古今。
《襄阳隆中四十四韵》作者: 黄辉


【抱膝长吟道自尊,一时鱼水感深恩。】
当年若稳陇中卧,不到秋风五丈原。
《读三国志》作者: 邢慈静


〖清朝篇〗


【吟成梁甫耽高卧,却感真龙惠顾坚。】
尽瘁臣心传两表,偏安王业冠当年。
力嘘火井回炎运,更辟灵根导醴泉。
遗恨肤功劳九仞,千秋用汲一潸然。
《诸葛井》作者:杨云锦


【南阳原是一名儒,鱼水君臣万古无。】
孺子不才非治命,托臣讨贼是良图。
心悲王业三分鼎,力尽偏安六尺孤。
绵竹双忠俱血食,可怜累世为捐躯。
《武侯祠》作者:李调元


小助兴桃园又得了个中山的后,
刘先主他死挣白缠要创一遭。
虽然是甘蔗到头没大滋味,
你看他鱼水君臣倒也情意高。
《木皮散人鼓词》作者: 贾凫西



〖民国近代篇〗


三顾频频天下计,一番晤对古今情。
作者:董必武


淡泊于今尚若斯,清流疏柏武侯祠。
三分未竟贤臣志,一表应怜庸主师! 
作者:老舍


锦城翠柏早成林,丞相祠堂最足钦。
自有丹心昭曰月,长留华表矢忠忱。
【三分天下隆中策,六出祁山汉帜临。】
【昭烈帝陵呵护在,英雄终古感知音。】
《和杜甫〈蜀相〉》作者:黎东方


【茅庐三顾怀先主,诸葛画谋史迹闻。】
剑阁关山愁落叶,锦城江水漾秋分。
回想蜀汉争雄曰,怅望峨眉入暮云。
五丈原头想往事,猿啼巫峡绿纭纭。
《和杨慎〈武侯祠〉》作者:黎东方


名儒开济自天秋,筹笔勤劳苦未休,
【陵墓永照昭烈帝,祠堂偏属武乡侯。】
锦城葱郁遗踪遍,青史推崇正统留,
一代朝廷虽小小,君臣气象近虞周。
《武侯祠》作者:何绍基



〖武侯祠对联篇〗


草庐卧龙,王佐动先主三顾,兰田生玉,英才起吴帝唯称。


收二川,排八阵,六出七擒,五丈原前,点四十九盏明灯,一心只为酬三顾。


龙去崇朝作霖雨;我来高卧想羲皇。


许先帝驰驱来连吴会;有儒者气象上继伊周。


慕纶巾羽扇风流,俎豆维新,恍之西蜀祠堂南阳庐舍…


闲时抱膝,梁父成吟,吴宫魏阙半消磨,眷念真王,九洲幸有先皇帝;
尽瘁鞠躬,佳儿足继,裴注陈书多刺谬,凭谁假托,两表常疑后出师。


先生本天下才,世人莫之许也;
数语备当时事,将军岂有意乎。


纵论三分天下,审势通策佐先主;
长怀一统江山,辅国连治启后人。


两表酬三顾; 一对足千秋。


草庐三顾,鼎足三分,不朽当年三义;
君臣一德,兄弟一心,无双后汉一人。


可托六尺之孤,可寄百里之命,君子人欤?君子人也…


使先帝不三顾茅庐笑布衣贱当似我。


亲贤臣国乃兴,当年三顾频烦,始延得汉家正统
济大事人为本,今日四方靡驰,愿佑兹蜀部遗黎  


生不视强寇,西来天意茫茫,伤心恸洒河山泪
死好见先皇,地下英姿凛凛,放眼早空南北人


唯此弟兄真性情,血泪洒山河,志在五伦存正轨


兄弟君臣一时际会,当年铁马金戈树神旗,而开西川大业;祖孙父子千古明良,今日丹楹画栋,崇庙貌而志后汉丕基。


公本识字耕田人,为感殊遇驱驰,以三分始以六出终统一。古今难效死不渝,遗恨功名存两表。


异代相知习凿齿;千秋同祀武乡侯。


历齐楚幽燕越吴秦蜀,艰难留庙祀,一堂上下共千秋。


只手挽残局,常归谈笑;
鞠躬悲尽瘁,剩有讴歌。
望重南阳,想当年羽扇纶巾,忠贞扶汉季;
泽周西蜀,爱此地浣花濯锦,香火拥灵祠。


唯德与贤,可以服人,三顾频烦天下计;
如鱼得水,昭兹来许,一体君臣祭祀同。

陌殇:

科龙同框,
我的身边还是你

没什么好说的,

就一句话,

“我回来了”

望春花:

我师父退休前有个习惯,跟病人道别不说再见再回,要说“慢慢较”(类似于慢走,但是没那么职业气)。

我也就这么讲下来,今天一个病人对我一叠声说再见,我也跟了一句再见。说完不由哎呦了一声。

病人没在意,走了,我坐那里想了一会,什么时候我这么迷信了?

再想想,今年初五,急诊一个小医生去财神庙拜了拜,全科室把所有的急重症抢救都怪在了他头上,一边抢救一边教育他,我们做急诊的不能拜财神,要出人命的。(说得好像不拜就不出人命一样)

关于兄弟互换的脑洞

泼墨画霓裳:

二刷白夜,有一个奇怪的脑洞控制不住。


为什么关宏峰要训练关宏宇变成关宏峰去查案呢?这样做必要吗?


我认为是不必要的。


第一,关宏峰是伍玲玲事件后就患上了黑暗恐惧症。但是直到在王志革一案的时候,高亚楠才知道他患有黑暗恐惧症,而周巡知道的更晚。需要注意的是,从伍玲玲遇害到213事件发生,中间是有两年的时间,关宏峰还在担任长丰支队的支队长的。也就是说,他自己能够掩饰的很好,而且中间也不耽误破案。所以,关宏峰是不需要弟弟装成自己晚上去警局上班的。


第二,风险性太高。刑侦技巧和刑侦知识是可以传授的,但是,一个从警20多年的老刑侦的经验是无法完全传授给另一个人的。小关在警局是非常容易穿帮的,因为很多细节都证明了这一点,比如在王志革一案中,连周舒桐都知道技术中心的视频是不能通过网络发送的,这点违反了保密条例。但是小关就不知道,这引起了赵茜的疑心。并且一旦发现,关宏峰和关宏宇两个人一起都要完蛋。


第三,违反了关宏峰本身缜密的性格和自身的原则。在王志革一案中,关宏峰坚持不用假的证据来证明王志革有罪,并且用一种心照不宣的方式保护了周舒桐。这件事,就看出了,大关本身是坚持立场原则,并且心思细腻,办事妥帖的。而且,周巡后来和大关的对话中,也可以看出,周巡也明白大关话中的意思,两人之间的默契昭然若揭。


陷害弟弟,于理上打破了他坚持的一贯用真相才能惩治犯人的原则,于情上,伤害了血缘相连的亲人。这怎么看都不是关宏峰会做的事情。


那么为什么一个人会违背自己的本性去做一件风险很大,但是不是很必要的事情呢?


关宏峰一开始就准备兄弟互换,这个互换不仅仅是关宏宇变成关宏峰去查案,更是关宏宇作为关宏峰活下去,而关宏峰作为关宏宇隐藏下来,如果能有真相大白的那天,那么两个人可以恢复自己的身份,如果没有那天,那么保证弟弟能够清白的活着,是关宏峰做出的最后的决定。这点在快递小哥那一案中,快递小哥发现了两人互换的秘密的时候,关宏峰直接说他是关宏宇。这点可能不仅仅是为了缓和当时的情况,估计也是关宏峰早就计划好的。


第一,训练关宏宇作为关宏峰去破案,首先,可以为之后两兄弟身份彻底互换做铺垫,我猜想关宏峰可能会在关宏宇适应关宏峰的身份后,撤出关宏峰的身份。但是,这一切的前提是关宏宇作为关宏峰不能露出马脚。因为在长丰支队上下都是认识关宏峰的。其次,关宏峰需要控制弟弟的情绪,作为从小长大的双胞胎兄弟。关宏峰还是在一定程度上很了解弟弟的,被陷害,肯定会让弟弟冲动并且做出一些难以控制甚至难以挽回的事情。比如,在王志革一案中,两人吵架后,关宏宇的决定是夜闯支队盗取案卷。当然歪打正着的碰上了夜闯支队的王志革,不然后果如何很难确定。而且在后来跟踪安挺的过程中,如果不是神秘人的命令,那么关宏宇很可能就会被安庭射杀。关宏宇的个性决定了他不会乖乖的等着哥哥来还自己清白,如果他自己行动,又不够缜密和冷静,这就让关宏峰决定了让弟弟主动参与案子,这样最起码在自己的掌控之下,不会出现大的纰漏,甚至威胁弟弟生命。大家要知道关宏宇扮演关宏峰的同时,也就意味着关宏峰需要扮演关宏宇。这是个双向的演绎,如果说,关宏宇的风险大是如果他扮演关宏峰的时候一旦被拆穿,那么就会立刻被抓捕,并且关宏峰也难逃被抓的命运。那么,关宏峰扮演关宏宇一样十分危险,他扮演关宏宇的过程中只要一露面就会立刻被抓捕,甚至击毙。没有任何可辩解的余地,但是,如果他作为关宏宇被抓,那么作为关宏峰的关宏宇却是安全的。原剧中,关宏峰就曾经差点被周巡抓住,那是作为关宏峰的关宏宇远赴江州查案,只是被周巡监视并未被周巡怀疑。


第二,未告知周巡,电视剧中,周巡最后长达9分钟的告白感动了很多人。大家因此对关宏峰不信任周巡这件事,对大关产生了很多负面的感情和不解。作为跟随关宏峰多年,降职进入长丰支队的周巡,周巡身上牢牢的贴着关宏峰心腹的标签,这个是无可辩驳的。在原剧中,关于林嘉茵是否变节的这点,关宏峰非常坚定,一个跟了自己两三年,基本没有联系的徒弟,关宏峰都如此相信,那么为什么会不相信周巡呢。关宏峰不告知周巡的首要原因就是,关宏峰知道周巡一定不会同意自己的计划,关宏峰太了解周巡的性格,宁从直中取,不从曲中求。周巡可以在人际关系和办公室政治中使用小手段,但是在案件侦破中,周巡都是一定讲究证据不会因为个人感情去判断。另外,周巡对关宏峰的感情,关宏峰是清楚的,周巡是有事儿冲在前头的人。伍玲玲的事件已经给关宏峰造成了心里阴影,周巡如果被牵连出事,关宏峰心里会更加难以接受。其次,周巡的职位太低,213事件发生时,周巡应该还是普通支队刑警,最起码是比刘长永地位低的,这点可以在原剧中看出来。如果告知周巡,周巡如果露出马脚,是十分容易被幕后黑手当成炮灰撒出去的。但是,如果不告诉周巡。周巡会追查吴征的案子,怀疑关宏峰是否和弟弟联系,从而真的造成师徒决裂的假象。幕后黑手会放心周巡的表现,甚至我认为,周巡的晋升也是为了让师徒两个决裂的更彻底。


 


所以,综上所述,个人认为关宏峰并不是头脑一热,为了撇清自己而陷害关宏宇。而是有一定深思熟虑的考量在里头的。也许我猜的对,也许是我多想了,这一切都得在第二季才能证实,追剧的乐趣就在于脑洞大开,不是咩。



这个日子写也不错

神魔流转:

这么多年了居然没有写过一篇关于梁羽生公的文字,我也是太懒了,也是总觉得千头万绪不知怎么说起,多年下来感想也有了写变化,尽量写写吧。


我是从小看港台武侠电视剧长大的那拨人,我小时候港台武侠剧引进的很多,尤其是TVB的,倚天屠龙记、天龙八部那些,都是非常火,大人小孩一起看,各个卫视台都抢着播,我们小孩放了学掐着点看电视,到了学校就要一起讨论剧情,谁谁最帅,武功最强那种,连打扫卫生拿着扫帚都要比划两下,真是全民爱武侠的浪潮,持续了不短的时间。武侠是成人的童话,至少在我小时候的年代,真的是这样。家中的长辈,朋友的长辈,没有不爱读武侠小说的。


我也跟大多数人一样,小时候看电视剧,大一点了就看书,最先看的肯定是金庸,如今看来金庸的水平的确是很高,在武侠小说这一块,他算是最高成就者了。其他几位,却也并不是才能不及金庸,而是花在武侠小说上的精力不如金庸。而且金庸的路子非常平民化商业化,也不是人人都能像他这样成功。我想如果其他几位也能像金这样专注于作品,修改个N遍,不能说成就超过金,至少比现在强多了是没问题的。可惜那个年代写书很多时候是为了交稿,思考余地不够多,写完了又没有修订,留下了诸多遗憾。


今天我说的梁公就是这样。我读梁公的书是在金之后,其实看完金庸的作品再看梁羽生,的确有感觉剧情波折上有逊色,而爽快感更加不及。金庸写的书很多其实可以算爽文,大家看着主角从普通少年一路走来成长,学成武功抱得妹子,过程很爽。而梁书中这类情节几乎没有。想安利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以前不容易,现在更不容易。以前的人对武侠也许有热情,而现在有热情的人既少,愿意看书找不痛快的人更少……


这要引出我觉得梁为什么难以安利,这根他书中的核心思想关系很大,那就是——遗憾。梁书中被描写的最淋漓尽致的感情就是遗憾。这里举我男神檀羽冲的例子:《狂侠天骄魔女》这个书里,背景南宋,金兵入侵。女主蓬莱魔女柳清瑶,男主1笑傲乾坤华谷涵、男主2武林天骄檀羽冲。其中柳、华二人都是宋朝汉人,以领导武林通道对抗金兵为己任;檀是金朝女真人,贵族公子,理想是义的伙伴(不对)希望金宋和解,不要打仗。因为是金侵宋的背景所以经常滞留在宋,帮着宋人打金朝来的武林高手,被金朝当叛徒,不被人理解,常遭人怀疑,两头不是人(摇头)


两位男主都很优秀,尤其我男神更是美貌机智武功高强(……)举止优雅名士风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骄傲任性性情中人(……)咳,说了这么多,俩男主都对女主有意,男主1条件也不差,梁公的儿子都是文武双全的名士范儿的,(但是气质比我男神当然不如!)最后,女主选了华。


——不是说她不喜欢我男神!反而如要比较俩人她还更喜欢我男神一些!然而,她选华是因为出身一致门当户对,以后一起抗金比较方便,这tm是革\命友谊!我男神因为是金人,就出局了!后来跟他师妹凑了个对= =我不是对师妹不满意,我就是意难平啊!女主只有一个啊!这书我看完简直气的要命,觉得女主脑残眼瞎,啊啊,就跟早年火的那个雷剧《雪花女神龙》,女主很漂亮男主巨丑,男二是小乔演的轮椅美人,但是女主就是眼瞎不喜欢,非得喜欢男主,引发无数人的怨念,我就是这个感觉!就想这剧情要是金庸来写,肯定要写成檀柳一起私奔,惹得两国武林大乱什么的,唉这时候才能想起金庸的好!


其实这本书真的不推荐看,写的很长,剧情拖沓,男女主单薄。唯一的亮点就是我男神。也因此梁粉里我男神的粉很多,像我一样意难平的也不少。我想,群众是能接受写的好且合理的悲剧的,但不愿意接受的是遗憾的悲剧!梁的很多书里都是这样遗憾让人意难平的结局!看完想摔书,怎么能安利得出去?


再举第二个例子《女帝奇英传》,这真的是一本奇葩书。难以想象是个男作者写的。背景是唐朝武后称帝时期。我就没见过比此书男主李逸混的更憋屈的武侠男主。他是唐朝宗室,跟两个妹子谈过对象,一个是武后的侄女武玄霜,一个是上官婉儿。这俩都成了跟他立场对立的政敌,而且才华武功还都碾压他= =这俩黄了之后他又不得已跟恩人临死前托付的女儿包办婚姻,离开中原10年,好不容易回来了又卷进zz斗争被利用,夫妻俩都挂了= =这位一辈子没做成一件想做的事,理想破灭爱情失意,生得憋屈,死的不值。简直能看出来作者满满的恶意(……)真想感叹一句多大仇啊!这书看完了读者也非常憋屈,想想那些主角最后成了武林第一抱着佳人隐居的故事,再想想这位男主,谁tm愿意看这种故事啊!


还有《冰川天女传》中中二时期的金世遗,非常中二超过少年杨过(……)虽然中二得很有魅力,然而女主已经有了对象。虽然对象是个没啥特色纸片公子哥,但是人家成了就是成了,就是没你金什么事,你再刷存在感,你是男主也没用。一般来讲的男主待遇在梁这没用,他不会因为是男主就给他狗屎运、秘籍、喜欢的人,相反还会用非常憋屈的方式让他倒霉。


——总得来说就是一句话,到底意难平。越是喜欢书中的人物,越是为他感到遗憾。书中的人物遗憾,书外的读者也遗憾。而这遗憾又是一种虽然不浓烈,但又很难以排遣的感情。说了这么说,只说了梁公难卖安利的地方。但是我说这些却又不是因为不喜欢。就是因为这些遗憾,在我看书的时候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就是因为这些遗憾,让我记下来这些人,后来这些遗憾都变成了自己创作欲望的一部分了。


还不仅仅是遗憾,梁羽生的书中,直白与含蓄,洒脱与蕴藉,令人回味无穷。你可能记不住很多故事情节,但是你肯定能记住一个贝子惊艳的出场,记住一个少女“我是为你来的,你知道吗?”的倾诉;记住雪山上的绝景,固执与离别;记住一句亲密的“小兄弟”;记住生离两人的隔山相望日升月沉。


他们教会我什么是骄傲,什么是浪漫。

望春花:

康复科一个住了四五年的中风病人,眼睑下面很大一个溃疡,我做的手术。切出来病理是基底细胞癌。

我今天去看看病人,本来长得不错了,今天一看,整个痂全下来了,流血渗液。我还以为扩散了,吓得快哭了。

结果护士跟我讲,这病人的老婆老是折腾他的伤口。往上面一天七八遍涂碘伏,煮草药的汁水给他擦,把结好的痂还扒掉。

而且他那个基底细胞癌本来就只是一个小小的胶布伤口。他老婆找了一堆偏方,拿了一堆消毒药水,天天折腾。(基底细胞癌就是反复刺激伤口容易发)

我七窍冒烟地把他老婆骂了一顿,告诉她除了湿润烫伤膏,什么都不准用。

目前我接到他老婆十三个电话,包括询问“碘伏不用怎么可以?”“鱼腥草的汁没有坏处吧?”“紫草是消毒生肌的啊,我稍微用一点可以么?”“我拿芦荟膏涂可以吧。”。。。。。。

我是得说他们夫妻感情好呢,还是他老婆对伤口有强迫症。。。。。

【白夜追凶】告别

柳霁:

#主要双关亲情向。有宇楠出没。


#哥哥在二一三案破获前牺牲,弟弟和周巡联手最终破获二一三案设定。


#ooc可能有,bug也可能有。


#刀?


一、


案子最终还是破了,主犯伏法,从犯也一一落网。


这该是圆满的大结局了,奈何关宏宇在最后的收网行动里中了两枪,在病床上一躺就是三天,虽说医生诊断说没有大碍,可到底还是一直没醒,给这最后的圆满添了些让人心一直不得安稳的悬念。


那边高亚楠一边照顾着关饕餮,一边照顾着关饕餮他爹,还有队里的任务也不能放下。短短三天明显的瘦了,把怀孕的时候吃胖的全都超额补了回去。


周巡忙着最后的结案,七七八八的证据链整合,口供梳理弄得他几乎耐性全无。


每一个人都在忙,都在做自己的事情。


而关宏宇闭着眼,似醒非醒。


他觉得自己大概一脚踏在了阴阳两界的交汇处。他恍惚间知道自己该躺在医院的床上,又恍惚间觉得自己正站在一条黑的让他看不清的路。耳边是婴儿的嚎啕大哭,他凝神细听,听见了亚楠在轻声哼唱着一首他听不清的歌谣。


他蓦然一惊,觉得自己该回去,该去照顾饕餮,也该去照顾亚楠。可鬼使神差一回头,他看见了他哥。


他哥那么怕黑的人,此时站在那条黑漆漆的路上,神色却未有丝毫异样。他戴着围巾,手表,穿着长风衣,整齐而冷淡的样子,和最后那个夜晚他的打扮一模一样。


关宏宇望着对面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于是他看见关宏峰冲他点了点头,略略停顿了几秒,然后背过身,继续向无尽的前方走去。


“哥——”


关宏宇听见自己在喊。


关宏峰重新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他,像是在等他开口。


他哥好像头一次对他这么有耐心。


他说:“哥,二一三的案子破了。”


他想,他哥最想听到的大概就是这个了。


他看见关宏峰露出微微的笑意来,他听见关宏峰对他说:“我知道。”


语气轻柔,简直不像出自关宏峰的嘴。


“哥……”他还想说,却如鲠在喉,什么也说不出口。


关宏峰冲他点了点头,道:“宏宇,别送了,你走吧。”


关宏宇觉得自己眼眶有些湿润,他想起很多年前,他还没被武警学校开除的时候,和他哥一起在火车站的时候。


去警校的车总是来的早一些,所以总是他哥跟他道别。他哥是个挺无趣的人,每次道别都是点点头,再加上刚才那句话。


道别以后,他就马不停蹄的赶向他要做的车的候车室,在那里唏哩呼噜的吃完一碗方便面后上车离开。


关宏宇突然明白了什么,他冲关宏峰笑了笑,道:“哥,那我走了。”


关宏峰再次笑了,关宏宇心下琢磨着他这一天笑的次数比一年来笑的更多,又突然想起来关宏峰已经牺牲了一年有余了。


于是他觉得心中酸涩难言。


关宏峰背过身,再次冲关宏宇挥了挥手。然后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再也没有回过头。


关宏宇站在原地,眼见着那条黑漆漆的路随着关宏峰的离开,一点点消失。周围的光线变得越来越刺眼。


他睁开眼。


先是看见的是天花板上的陈旧的污渍,然后听见了关饕餮嘹亮的哭声,再然后是高亚楠的哄孩子的声音。


她在唱的是一首没有词的摇篮曲,声音轻缓而温柔。


关宏宇努力的扯动嘴角,和正抱着孩子回头的高亚楠四目相接。


“我回来了。”


他在心里说。




二、


关宏峰闭上眼睛前,视网膜上映出的最后一幕是墙上的那一道血痕。鲜红,呈喷射状,半分钟之前形成。


……怎么这个时候还在考虑这些,他笑自己。可他也知道如果不考虑这些,那道挥之不去的血痕就会让他想起同样挥之不去的从伍玲玲身上流不尽的血,或是永不褪色的二一三现场的满屋血迹。


他隐约听见好像是宏宇冲过来对他喊着什么,可到底是“哥你撑住。”还是“哥你别吓我。”,他已经分不清了。——或者是两者都有?


他不知道。


他甚至不清楚这是真实发生的事还是他幻想出来的。


他已经没有力气说话,甚至也没有力气睁眼。心脏一旦不跳了,人很快就没了称之为人的先决条件。


称其为尸体也许更加恰当。


关宏峰再清楚不过的知道刚才那一枪正中心脏,神仙难救。可他连说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时间都没有了,怕只能送给高亚楠去解剖来验明死因。


或许这死前的最后一秒被拉的太长。让关宏峰忍不住想,这尸体还有意识到底该算什么?鬼片吗?


周围很黑,他却没有引发黑暗恐惧症。死前映在视网膜上的血迹很快消失不见。他觉得自己站在了一条漆黑的路上。


他下意识觉得自己应该害怕。他的黑暗恐惧症也早该发作。


可是没有。


从那天开始纠缠他的伍玲玲,这次没有出现,而他却并不觉得松了一口气。


他缓缓向前走去,路在他脚下无尽的延伸。黑暗也跟着延伸。


他体质不怎么,按理说走不了长路。可在这条路上,他走了好久好久,也没有觉得疲累。只是觉得这路总也走不完,有些奇怪。


但人都要死了,死前大脑缺氧会造成怎样光怪陆离的幻想都不值得惊奇。关宏峰于是也不着急,只慢慢的向前走。


走了一天还是两天?一年还是两年?他记不清楚。手上的表永远定格在了他被枪击的时间,这里没有昼夜交替,只有无尽的黑暗。关宏峰起先还试图数着日子,后来便不再数了,只管向前走。


路上忽然有了光。从身后传来的?还是从身侧传来的?关宏峰分不清楚。他扎实的专业基础在这种情况下也不能像往日一样帮他了。


关宏峰停下脚步,看向久违的光的方向。那里站着一个人,穿着病号服,脸上有一道和他一模一样的疤。


是宏宇吧。


他像是瘦了些,也憔悴了些。若不是那身病号服,乍一看去竟像是镜子里的他自己。关宏峰想问问关宏宇出了什么事,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只是这种露骨的关心的话,他从来说不出口。


关宏峰知道现在该说些什么,但他不知道如何说。于是他只是看了关宏宇一眼,冲他点了点头,便想要离开。


可身后宏宇哑着嗓子,喊了一声“哥”。


他最终还是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关宏宇。


他想。当时欠下的没能有时间说出口的道别,现在补齐也不错。


意料之外,又在想象之中的。他听见关宏宇说:“哥,二一三的案子破了。”


他想了想,笑了。


原来他心底的执念,临了还在惦记的事情,是这个啊。


也难怪,不是这个还能是什么呢?


他走了这么长的路,等了那么长时间,也不过是想要听到一句“案子破了”而已。


“我知道。”他轻声说。


他冲宏宇笑笑,他知道自己应该离开了。否则他怕他再也走不了,更怕他身边多出一个旅伴。


“哥……”关宏宇还在挽留。他于是回过头,冲他点了点头,说:“宏宇,别送了,你走吧。”


像很久之前,宏宇送他坐上前往警校的车前他说的那样。


也许那时候就冥冥之间注定了,他和他的这个双胞胎弟弟,永远都不可能走上同一条路。


就算命运让他们并肩同行了那么一段,也总会有比命运更加无情的东西迫使他们道别,然后分离。


关宏宇似乎还想说什么,最后什么也没说。他眼里像是有些湿润,但仍然笑了出来。


“哥,那我走了。”


关宏峰也笑了。


他清楚的知道关宏宇是怎样的人,他在再落魄的境遇里也依然看得到光——或者说,他就是光。


所以他从来不担心宏宇。因为他知道,看着他离开,宏宇不会崩溃,更不会绝望。短暂的伤心后,他会活得更好。


他转过身,最后向着身后挥了挥手,重新踏上了那条路。这次,他知道,那条路很快就能看到尽头。


至于尽头是什么呢?


他不在乎。


他在乎的,全都留在了有光的地方,留在了在他毫不犹豫离开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