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中半生

【整理】诗词中的“武侯”与“武穆”(三)

拟古:

今天更新少,所以文末附上小彩蛋,请自备避雷针~


⊙未将汉室酬玄德,又把金人耻靖康。(龚懋贤)


这也能吃到玄亮糖.jpg


(皇叔:我再不露脸,军师就从武侯祠搬到神马三忠庙了。。。) 


⊙功高主意疑韩信,运厄天心忌孔明。(张元凯)


这句本来属于只有只言片语提及丞相应该pass的一类,但还是忍不住比较一下两人对于命运、天意的态度。


先看丞相的《后出师表》:



凡事如是, 难可逆见。 臣鞠躬尽瘁, 死而后已。 至于成败利钝, 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




再看岳飞入狱前的言行:



前一夕,有以桧谋语先臣,使自辨。先臣曰:“使天有目,必不使忠臣陷不义。万一不幸,亦何所逃。”明日使者至,笑曰:“皇天后土,可表飞心耳!”




换一个人受任于败军之际,可能便安安稳稳守着蜀地坐吃等死;换一个人面对十年之功毁于一旦的结局,也便自此心灰意冷了——总之,不会再任用幕僚高颖筹措“连结河朔”,不会再趁着金人南下上书建议反攻,更不会坚定地反对秦桧张俊放弃海州的举动吧。


所谓“人有至乐,虽天不夺”,天命未知如何,能做的,不过是各尽其志而已。


⊙妙略雄姿飞将台,当年不减武侯才。(冯时可)


⊙幕画葛并留,将兵信兼羽。(谢延讃)


岳飞:又和本命爱豆齐名了(喜大普奔)


第二句解释一下,“葛”是诸葛亮,“留”是留侯张良,“信”是韩信,“羽”是关羽。(也有同好说是项羽,但我觉得留侯与韩信对应,葛亮就该与关羽对应吧,不知道其他同学怎么想。。。。。。)


其实还有一句诗,一时找不到出处了,“武略接近关夫子,文学远绍孔圣人”,围观群众一致表示迷弟滤镜两米厚(X)


⊙稽谥法,南阳同志,汾阳同烈。(卓人月)


这是说岳飞与诸葛亮、郭子仪的谥号都是忠武。“忠武”一般被视为武臣的最高谥号。


与诸葛亮、郭子仪不同,岳飞这个“忠武”谥号,可为一波三折来之不易。宋廷最初为岳飞定谥为“忠愍”,“危身奉上曰忠,使民悲伤曰愍”。但“使民悲伤”未免让悲剧的罪魁祸首宋高宗面子上挂不住,因而淳熙五年,岳飞的谥号定为“武穆”,“折卫御侮为武,布德执义曰穆”。虽然“武穆”用以描述岳飞也十分恰切,但从谥法高低看,“武穆”低于“忠愍”,更不如宋廷给韩世忠的谥号“忠武”。直到宝庆元年,岳飞方被赐谥为“忠武”。


《赐谥告词》将岳飞与前代的“忠武”诸葛亮、郭子仪相比:



昔孔明之志兴汉室,若子仪之光复唐都,虽计效以或殊,在秉心而弗异。垂之典册,何嫌古今之同符;赖及子孙,将与山河而并久。英灵如在,茂渥其承。




“忠武”之谥,岳飞当之无愧。但大众称呼岳飞,还是“岳武穆”多一些,甚至“武穆”不用带姓,便可指岳飞本人(其实与岳飞同时代的武将刘锜,谥号也是武穆=。=)。可能谥号哪个高哪个低,老百姓也不愿意多管,觉得武穆好听又合适,就这么叫开了。


下面是彩蛋时间,《假如诸葛亮穿越到南宋初》


前方高能,非战斗人员请迅速闪避 


《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七五



一日,宰执奏事,诸葛亮言:“荆襄上流,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两淮,西通川陕。我若得之,则进可以蹙贼,退可以保境。今陷于寇,所当先取。”上曰:“今便可议,何人能当?”曰:“知上流利害,无如飞者。考其所有,良臣、晋卿诸人不如也。其人,相州上士也。”




岳飞《与诸葛丞相书》



报国恩以酬知己,飞之愿也。




《金史·仆散浑坦传》



天眷二年,与宋岳飞相拒。浑坦领六十骑,深入觇伺,至鄢陵,败宋护粮饷军百余人,俘获木牛流马若干。




罗贯中《大宋中兴演义》第x回“诸葛亮骂死秦桧”



桧曰:“相公既知天命、识时务,何故兴无名之兵?”孔明曰:“解万民于倒悬,雪靖康之深耻,何谓无名?”桧曰:“岂不闻古人曰:‘德无常师,主善为师。’今金国人如虎,马如龙,上山如猿,入水如獭,其势如泰山,吾道宋室江山,危如累卵矣。谅腐草之萤光,怎及天心之皓月?今公蕴大才、抱大器,自欲比于管、乐,何乃空言恢复、虚耗国力耶?若如我言,南人自南,北人自北。两国修好,仍不失东南半壁。国安民乐,岂不美哉!”


孔明在案前大笑曰:“吾以为汝进士出身,必有高论,岂期出此粗鄙之语!吾有一言,诸君静听:昔日徽、钦之世,六贼酿祸,国乱岁凶,四方扰攘。以致社稷丘墟,苍生涂炭。值此国难之时,蛮荒之地尚兴勤王之师,而秦参政又有何作为?秦参政之生平,我素有所知:你世居江宁,何栗榜进士及第。理合匡君辅国,共图中兴。何期反助金虏,屈膝求和。罪恶深重,天地不容!天下之人,愿砍汝头!今幸天意不绝炎宋,官家继统东南,理当兴师讨贼,收复失地。汝既为谄谀之臣,只可潜身缩首,苟图衣食。安敢在政事堂内妄言弃祖宗基业!长脚狂徒!嚼腮贼子!汝即日将命归九泉之下,届时有何面目去见太祖太宗?你枉活四十有八,一生未立寸功,只会摇唇鼓舌,助金为虐!一条断脊之犬,还敢在政事堂狺狺狂吠,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秦桧听罢,气满胸膛,大叫一声,撞死于阶下。




评论

热度(55)

  1. 镜中半生拟古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