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中半生

望春花:

我师父退休前有个习惯,跟病人道别不说再见再回,要说“慢慢较”(类似于慢走,但是没那么职业气)。

我也就这么讲下来,今天一个病人对我一叠声说再见,我也跟了一句再见。说完不由哎呦了一声。

病人没在意,走了,我坐那里想了一会,什么时候我这么迷信了?

再想想,今年初五,急诊一个小医生去财神庙拜了拜,全科室把所有的急重症抢救都怪在了他头上,一边抢救一边教育他,我们做急诊的不能拜财神,要出人命的。(说得好像不拜就不出人命一样)

评论

热度(189)

  1. 日长勿纵望春花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一颗碎碎念的菠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