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中半生

【侯亮平×陈海】少年事·冬至

人间失格:

Warning:有陈海苏醒后与侯亮平搭伙过日子的暗示。不讲逻辑,没有三观。有各种私心的小梗。


—01—


冬至那天,天空中竟飘起了雪。起初并不大,簌簌的像盐粒一样撒下来。图书馆里出现一阵骚动,那些偏南方来的新生觉得好奇,纷纷挤在窗口向外张望,时不时要擦去窗玻璃上的潮气才能看得清楚。


但这一切并没有打扰到陈海,他依旧坐在桌边翻动着笔记,嘴里还念念有词。考试周即将来临,几乎所有人都在做最后的突击,除了侯亮平。


此刻的侯亮平身子虽然坐在图书馆的椅子上,思绪可早就飞到操场上去了。虽说从小到大也见惯了大雪天,但与待在室内枯对看不到尽头的法条相比,他更想选择在广阔的天地之间接受风雪的洗礼,如果再来上一盘热腾腾的饺子,就更完美了。


他故意把课本翻得哗哗响,看似目不转睛地盯着书,却时不时用眼角的余光瞥坐在他右边的陈海,可那厮依旧纹丝不动。侯亮平索性把书脊背朝上扣了起来,左手托腮,饶有兴趣地看着陈海。


陈海要是还看不透这孙猴子心里那点儿小九九,也枉和他睡了两年多上下铺了。刚开始他还可以假装看不到,但侯亮平直勾勾地盯着他半天,这谁受得了啊?他把笔一撂,歪过头看着侯亮平,“你不好好研究法条,看我干什么,我脸上又没有字。”


“因为你更好看啊。”


“行了,我还不知道你。别在这儿抓耳挠腮了,收拾东西,回家吃饺子去。”


侯亮平闻言如获大赦,胡乱把书和笔记本塞进书包,往背后一甩,还差点儿带倒了椅子。陈海眼疾手快一把扶住,无奈地摇摇头。


雪越下越大,柳絮似的萦绕着人的眼角眉梢。地面也盖上了一层棉絮,踩上去松松软软的,咯吱声愈发清脆。


侯亮平走在后面,随手抓起冬青丛上的雪,在手心里攥了攥,突然喊了句,“海子!”


陈海一转头,就看到结结实实一个雪球直直飞了过来,躲闪不及,吃了一嘴的雪。


“你小子,找打!”陈海顾不得自己发红的嘴唇,低头就捧了一大捧雪,恶狠狠地团了几下,一抬手就冲着侯亮平砸了过去。两个人就这么你追我赶,直到陈海气喘吁吁地掏钥匙开门才停下来。


陈海脸颊泛红,呼出的白气似乎把眼睛熏得更加湿润了,侯亮平的额头还渗出了细细的汗珠。


“亮平来了啊,快屋里坐!”陈海妈妈招呼道。


“阿姨,饺子还没包好吧?我来擀皮。”说着就脱了羽绒服开始卷毛衣袖子。


“哎呀,不用,都快好了,你进屋喝点儿水暖和一下吧。”


“妈,他不干活儿难受,让他做。”进屋放东西的陈海隔着门喊道。


“海子你说你,人家亮平是客人,怎么说话呢。”


“阿姨,我可没跟您见外,您平常怎么使唤陈海就怎么使唤我就成。”


说话间陈海走出来,和侯亮平一人一边,搀着他妈妈的胳膊往厨房走去,“走吧,咱们一起包饺子去咯。”


侯亮平擀皮,陈海和他妈包,三个人有说有笑。干着干着,侯亮平玩儿心又上来了。趁陈海不备,抬手就把面粉抹在那人脸上。陈海本能地往后一撤,不小心把身后的面盆撞翻,面粉撒了一地。


“这孩子怎么这么冒失呢!”陈海妈妈指着他说,“还有你那脸上,和白胡子老头儿似的。”


陈海真是百口莫辩,只瞪着侯亮平不出声。


傍晚时分,陈岩石和陈阳先后回了家,锅里的水咕嘟咕嘟冒泡,圆鼓鼓的饺子上水里欢快地上下翻滚。雪停了,清晖在滴水成冰的夜里愈发皎洁,照着皑皑的大地闪着莹莹的光。


—02—


高铁还有十五分钟就要到达京州西站,侯亮平收到陈海的微信,说他已经到了,但是停车场没车位,他只能在路边等着,不能进站接他了,让他下了车直接出来找他。


侯亮平拉着行李箱出了站,京州又在下雪。外面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侯亮平左右张望。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叫“猴子”,朝那个方向一看,有微微的荧光在细密的雪线里晃来晃去。仔细一瞧,是手机屏幕发出的亮光。陈海正挥舞着手机朝他叫喊着。


那人身着深色大衣,晦暗的灯光下他的面容看不清楚,只远远看到他呼出的白气,清雾一样笼罩着。


侯亮平加快了脚步走上前去。


“风衣不系扣,这么冷的天,耍的什么帅啊。”陈海说着就帮他紧了紧领口。


四目相对,陈海还是满眼的笑意,眼角的细纹泛着水光,是雪花刚刚在眉梢消融,侯亮平忍不住复手上去,湿润的触感。一瞬间,近乎本能的反应,侯亮平低头吻了上去,他温热的唇与陈海沾染了风雪凉意的双唇触碰。远远的广播里有温柔的女声在预报即将到站的车次信息,停车场里倒车雷达滴滴作响,但他们站立的角落,只有好奇的雪花飘飘洒洒。


身后汽车的鸣笛声把他们拉回现实,陈海略显笨拙地摸了摸红红的鼻头,“快上车吧,家里还等着咱们回去吃饭。”侯亮平伸手拉开副驾驶座位的车门,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让陈局久等我于心不安,这回程就让为夫开车吧。”


陈海勾住侯亮平的脖子顺势下压,“说你胖你就喘了是吧!让你见识见识到底谁才是‘夫’!”


“哎哎哎,要文斗不要武斗啊。咱们先回家吃饭,再秋后算账行不?”


陈海也无意继续纠缠,放开侯亮平,自己上了车。侯亮平关上副驾驶车门,三步并作两步绕到另一边开门上车。


“咱妈今天肯定包饺子了吧?”侯亮平边系安全带边问。


“那是,从上午就开始张罗,还下了命令,说你不到家饺子就不许下锅。”


“还是咱妈疼我,出去这么久,还真想家里那一口啊。”


“省省吧,回去再拍马屁也不迟。”


“行,坐稳了,咱回家。”


车灯照着细密的雪花在车前嬉戏着,车子发动,驶向城市另一端,朝着一盏灯的方向,那盏灯永远为归家的人亮着。走过风雪,历经寒暑,牵绊着人心的那份希冀,永远是回家。


*亲爱的姑凉,生日快乐!一别半年,大家都挺好的,只是很想你。你以前和我说,尘归尘,土归土,不过是回家了。那就希望你在归处永享安宁吧,无论身在何处,永远爱你。

评论

热度(45)

  1. 镜中半生人间失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