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中半生

【白夜追凶】【关周】局外人

钉子传说

Ao:

※给自己的礼物兼回礼,乱七八糟,我随手写之,你们随意看之


※关宏峰x周巡


※自己都觉得ooc


※随便看看完了


==========================================


1.


新来的小法医很紧张的做着皮肤分层,高亚楠在旁边看着,就看到小姑娘头顶渗出了一层汗,正在这个时候,关宏峰和周舒桐推门进来,问了声:


“还有多久?”


高亚楠抬头说:


“快了,让孩子练练手。”


关宏峰点了点头,嘱咐了周舒桐一句:


“你在这里等下,拿到报告马上送过来。”


周舒桐点了点头,就站在一边等着,关宏峰推开门就又去忙了,小法医看他出门长舒了一口气,高亚楠忍不住笑了:


“你很怕老关?”


小法医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为难的说:


“我就是觉得关老师太严肃了,喜怒不形于色的……”


说完这话,就听到门口一个男声说:


“嘿,你这话倒是没错,如果我们是在舞台上演戏的,他关宏峰肯定是在下面看戏的那个。”


高亚楠一抬头,就看周巡站门口拿包瓜子在嗑,嘴里还不停:


“高主任,之前那个验尸报告你欠我2天了,还没完啊?”


高亚楠没好气的说:


“催什么催,小余拿去复审了,下午给你,还有,不许在我办公室吐瓜子皮!”


周舒桐则若有所思的问周巡:


“那你说关老师要是去演戏,演什么呢?”


周巡的眼神沉了一下,然后笑着说:


“西西弗斯吧?”


说完周巡推开门往外走,走到一半突然回头看着周舒桐:


“其实吧,那个刑警不是在演西西弗斯呢?”


 


2.


高亚楠开着车,副驾驶上坐着那个小法医,高亚楠看着路,仿佛无意闲聊一样的说:


“你别怕老关,他那人,表现出来的就那样,其实,也不全是那样。”


实习生握紧手上的包,小心翼翼的说:


“我就是听说了关队点事,产生了一些误会,抱歉,主任,我以后注意。”


高亚楠撩了撩头发,脸色平淡如水:


“名声不太好吧,残酷无情,破案机器,反社会人格,没有七情六欲?”


小法医吓的一脑门子汗,不敢答应,也不敢不答应,她不知道她的顶头上司希望听到什么答案,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可以取悦她,高亚楠却在这个时候换了一个话题:


“其实吧,我觉得读书的时候最幸福。”


小法医一愣,抬头看着高亚楠,高亚楠不等她再发问,继续说:


“因为考试,不管分数如何,总有个正确答案在等着你,但是人生,从没有一个答案是完全正确的,所以关宏峰是个什么样的人,那有那么简单的几个词就能概括了呢?”


小法医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车停下了,高亚楠开了锁,笑着说:


“下去吧,你到了。”


 


3.


周巡手握着方向盘,前方的红灯上面显示着99,那之上不知道显示的是多少,反射在他的墨镜上又照向了更远的地方,他把嘴里的棒棒糖拿出来,突然开口问坐在旁边的关宏峰:


“老关,你看书喜欢看喜剧还是悲剧?”


关宏峰低头看着手机,那上面显示的是最新的资料,他没有思考一样的说:


“没有特别的爱好。”


周巡把棒棒糖含在嘴里说:


“那你觉得我们的人生是喜剧多,还是悲剧多?”


关宏峰用手指划了一下屏幕,看着下一页:


“人生无所谓喜悦悲伤,它就像河水一样始终不停流淌。”


周巡含着棒棒糖笑了起来,这让糖的滋味在他的口中蔓延:


“今天,那帮小孩问我,你要演戏,你演的是什么,我说,西西弗斯,后来我觉得这又太悲情了,不像你。”


关宏峰这才抬起头看着周巡:


“那你现在觉得我在演什么?”


“没演啥,就一警察,咱津港的警察。”


 


4.


关宏宇并不知道该怎么去定义他哥,因为虽然是他哥,其实相差的不过几分钟,但是在人生路上,两个人却不知道差了多少公里。


但是那又何妨呢,他始终是他哥,他见过他哥温柔的照顾病床上的母亲,他看过他哥为了那些枉死的人命夜以继日,他想他永远不会有他哥那样的情怀和温柔,但是这个世界总是什么样的人都需要。


他关宏峰那样的人,不是这个世界需要,是这个世界的人需要。


而他关宏宇,只希望他重视的人需要他。


谁伟大谁渺小?都不是,这不存在伟大渺小,他们相濡以沫。


 


关宏宇给他哥打了一个电话:


“晚上回来吃饺子?”


接电话的却是周巡,笑着说:


“吃啥饺子,人网上都调侃,你们北方人天天吃饺子,也不腻味。”


“得,说的你好像不是北方人似得,我们吃饺子你喝片汤行不?”


“不行,我是北方人,我吃饺子我自豪。”


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过了剑拔弩张的日子,他们觉得对方真是一个好的朋友,关宏宇抽了口烟问周巡:


“别扯闲篇,我哥呢?”


“保密对话,所以电子设备都我这呢,等他出来我转告他今晚去你那里。”


关宏宇看周巡要收线,急忙说:


“那你也一起来呗。”


周巡笑着说:


“别介,你家聚会我就不凑热闹了,而且我晚上还有事,挂了哈。”


 


5.


关宏峰到家的时候,饺子已经回了一次锅,高亚楠已经习惯了,关宏宇给他哥倒了杯茶:


“周巡是真有事还是假有事啊?”


关宏峰脱了大衣,看了他一眼:


“没事。”


关宏宇怂了怂肩:


“我也不知道你俩现在这算什么。”


“不需要算什么。”


关宏峰把衣服挂起来就手就去帮高亚楠端饺子,关宏宇在想,现在的他哥其实有些变了,213事件之前,他从没想过他哥可以这样融入人间烟火。


但是又没有完全融入,他始终有一部分抽离在人间之外,这一部分里面,包含了周巡。


 


他哥并没有和周巡一起回到人间,哪怕周巡是一个充满了烟火气的人,他热情,执着,有着极强的责任感,关宏峰说过,周巡是一个好警察。


关宏峰在经历了那么多事后,终于把一部分的后背交给了周巡,但也仅仅是一部分,周巡没有把他拉进人间,他却把周巡带进了他的世界。


关宏宇想,也许周巡是心甘情愿的。


甚至周巡也许早就做好了准备,陪关宏峰一起踏上那个混沌不明的路。


就像一切结束的时候,关宏峰和自己讲过的那句话,这个世界不是黑与白的世界,人在午夜逢魔,在白昼醒来,但是有些人注定要在夜与昼的边缘游走。


韩彬事发的时候,关宏峰保持了沉默,就连周巡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说:


“那是赵儿的事,让他自己解决吧。”


关宏宇不知道他这是温柔还是别的什么,那一分钟他觉得关宏峰和周巡的影子在车里重叠了,第一次,他觉得他俩其实很相似。


 


6.


汪儿被捕的时候,场面一度很戏剧化,周巡亲自执行的抓捕,高亚楠只是远远看着,她想,谁的心不是肉长的呢,自己亲手带出来的徒弟却伤自己最深。


事后,周巡遇到林嘉茵的时候,曾和她说:


“有时候我挺羡慕老关的,那时候我真怕汪儿突然和我说,其实他想当个好警察来着。”


林嘉茵拉了拉毛衣领子:


“师父他,也不是信我,是信证据。”


周巡摇了摇头:


“你这样说他,不合适。”


林嘉茵笑了,看着这个师弟:


“哦,你到是知道了?”


“当时不明白,现在也明白了,要说当时没埋怨吧,那是骗人的,但是现在,不会了。”


周巡抽着烟,递给了林嘉茵一支,林嘉茵接了过来,掏出火机点上,她红色的指甲就像烟上面的一点血:


“有句话挺俗的,但是我还是想说,当你注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注视你。”


周巡趴在栏杆上,笑了出来,嘴里的烟也跟着喷成了一朵花:


“是挺俗,也挺真。”


林嘉茵拿下烟,对着周巡的脸吹了一口:


“所以,你现在站在深渊的那个地方了呢?”


周巡转过身看着她:


“我和他站一起。”


林嘉茵看着他,笑了出声,用手挽了挽头发:


“要想学得会,先陪师父睡么?”


周巡嗤笑出声:


“我看师姐你啊,这深渊下去的太深了。”


林嘉茵抬头看着天,这天津港的天气分外的好,天瓦蓝瓦蓝的,能透到人心里:


“没事,光不是太阳给的,是自己的心给的。”


 


7.


周舒桐有时候不明白,为什么周巡就认定了关老师,她对关宏峰的心情是复杂的,有崇拜也有质疑,她心里有一根线,她觉得那根线是无法践踏的,但是关宏峰一直在那条线的内外游走,最后终于带走了周巡。


她曾经想的对错渐渐的模糊起来,赵茜问过她:


“你觉得我可以信任么?”


周舒桐一时哑然回答不上来,赵茜也没什么表示:


“家庭,我不能否认也不能全部接受,我也只是给了自己一条线,我明白你想的,但是你要知道,我们的线在不同的位置。”


周舒桐似懂非懂,赵茜说:


“知道正义女神为什么要蒙着眼睛么?”


周舒桐摇了摇头,赵茜笑着捏了一下她的鼻子:


“因为光与暗不影响正义。”


周舒桐低着头,努力的想着,赵茜却打断了她:


“别想了,我觉得你现在这样就挺好,这个世界需要关队那样的人,也需要你这样的人,从没有东西是单一构成的,有的话也脆弱无比。”


赵茜认真得看着她:


“你会是个好警察的,就像你爸爸。”


周舒桐用力了点了点头:


“是的,他是我的骄傲。”


 


8.


韩彬死了,赵馨诚却也没回来,白寅尚说这个消息的时候,这位一直意气奋发的局长也不免有些失落,第一次让人觉得,他露出了老态。


关宏峰也不再年轻了,他这个年龄本是仕途大好的年纪,因为213,他的上升之路也走到了尽头,他不以为意,待在第一线对他似乎是个无所谓的事,甚至有时候顾局会想,这才是关宏峰想要的。


而关宏峰想要的也是周巡想要的。


有点抱负的年轻人对于长丰支队的心情是复杂的,最能出成绩的支队,但是有这两个铁钉在这里,晋升又有了阻碍,久而久之,长丰就被叫成了津港市黄埔军校,毕业想要进,出了成绩就想换地方。


被这么喊周巡觉得是个好笑的事情,每次来人他都乐呵呵的说:


“欢迎新一届学员到军校报道。”


长丰支队就笑成一片,但是总有一些人是愿意留下来的。


比如高亚楠,比如周舒桐,还比如赵茜。


周巡和她们谈过,换个地方也许更好,赵茜直言不讳,她的家庭成分谁都知道,与其往上爬,还是长丰支队像个家,213这件事对她的影响也很大,周巡没有劝她,赵茜是个很有主意的姑娘,她决定的事很难改变,周巡问她:


“会觉得不甘心么?”


赵茜看着他:


“曾经觉得,现在不觉得了,我还能站在这里就已经知足了。”


周舒桐更直接:


“为了我爸,我不会走。”


这话戳痛了周巡,他虚着眼问她:


“不想升职啊,我和老关可是钉这了。”


周舒桐不服气的看了他一眼:


“你们能钉,我不能钉?我干警察又不是来求飞黄腾达的!”


说完气呼呼的把文件一摔,出了门,周巡看着她背影想,都忘记了,这姑娘其实比谁都倔。


只有高亚楠,笑眯眯的看着他:


“你问我啊,那我还问你呢,你就准备呆这一辈子?”


周巡笑着看着她:


“他呆多久,我就陪多久呗。”


高亚楠看着他:


“出息。”


周巡看着她,想了想说:


“最近网上有段话,是这么说的,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但是我看到了那团火我就不得不走过去了,好像梵高说的?”


高亚楠看了他一眼:


“不是梵高说的,网上杜撰的。”


周巡笑了:


“那就是杜撰的,无所谓,合适就行。”


高亚楠和周巡一起笑了出来,关宏峰这个时候推开了门,看了他俩一眼,给了一个眼神:


“周巡走,现场。”


“得勒,我走了,高主任。”


“好勒,周主任。”


高亚楠送走他们,回到自己办公室,在电脑上敲了几个关键词,然后搜出了这段话: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


但是总有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团火,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


我在人群中,看到了他的火,然后快步走过去,生怕慢一点他就会被淹没在岁月的尘埃里。我带着我的热情,我的冷漠,我的狂暴,我的温和,以及对爱情毫无理由的相信,走的上气不接下气。


我结结巴巴的对他说:你叫什么名字。


从你叫什么名字开始,后来,有了一切。



高亚楠看了一下,把电脑合上了,她想,是啊,杜撰的又如何呢,合适就行了。


 



评论

热度(137)

  1. 镜中半生Ao 转载了此文字
    钉子传说